当前位置:首页 > 海事风险 > 在新造船舶的建造和销售中的所有权转移问题

在新造船舶的建造和销售中的所有权转移问题

  • 发布时间:2014-11-3 8:44:00
  • 阅读次数:6606
  • 编辑:航运在线

ragon Pearl Night Club Restaurant Ltd v Leung Wan Kee Shipyard Ltd –法庭得出结论,必须对特定合同的条款加以分析来确定当事人是否意图背离关于期货的一般原则。


在新造船舶的建造和销售中的所有权转移问题


在任何货物销售中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当货物从卖家出售给买家过程中一般所有权的转移,这通常标志着一个货物销售合同的履行和完成。相应的,对于买卖双方来说,确定他们关于何时所有权应当转移的意图是非常重要的。在涉及期货的出售时,这一法律问题已经被很好的解决。一般的原则是,所有权通常在建造完成时及货物按照合同并经买方同意完成后转移。新造船舶就是关于期货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即由船厂建造并向买方出售新造船,进而完成船舶建造合同。在船舶建造业通常的惯例是合同价款在建造过程中由买方向船厂分期支付。因此,当出现造船方违约的情况时,买方会发现其处于一个困难的境地,即(1)无法拿回已经支付的分期款(2)对未完成的船舶没有所有权(即在建造但未完成)。因此,确定在某一时间哪一方当事人对新造船拥有所有权,或者说,确定当事人关于新造船的所有权何时转移的意图,对于整个造船项目,尤其对于买方,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新造船的所有权在建造完成前就转移给买方,这对买方是非常有利的。另一方面,如果所有权只有在完成新造船的交付和接受后才转移,船厂将因此获益。考虑到这个问题对双方当事人的重要性,造船合同通常会规定一个具体且清晰无误的条款来处理新造船所有权转移的问题7。然而,如果缺少该种条款,确定当事人意图就成为一个合同解释的问题。香港上诉法庭在 Dragon Pearl Night Club Restaurant Ltd v Leung Wan Kee Shipyard Ltd一案中有机会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审查。法庭得出结论,必须对特定合同的条款加以分析来确定当事人是否意图背离关于期货的一般原则。 在 1979货物销售法案中对期货的定义是“在销售合同订立之后建造或由卖方获得的货物” 通常,双方当事人会要求一份担保以作为防范另一方经济违约风险的保证。

背景事实
原告,Dragon Pearl Night Club Restaurant Limited (以下简称“买方”),与被告 Leung Wan Kee Shipyard(以下简称“船厂”)于 2008年 7月 2日签订了一份造船合同,合同约定船厂同意在其广西的船厂内,按照合同附录的相应技术规格建造一艘双螺桨客艇(以下简称“该船”)。合同包含如下重要的条款:
a) the price of HK$19,200,000 was to be paid in seven instalments. Each was to be paid within 7 days of: signing the Agreement (1stinstalment); after the keel was laid down (2nd instalment); completing the hull (3rd instalment); completing the superstructures (4th instalment); launching the Vessel (5th instalment); successfully completing the handover of the Vessel in Hong Kong and handling over the documentation (6th instalment); and within 30 days after expiry of the Vessel’s warranty period (7th instalment). 
b) The Buyers could inspect the Vessel at the construction yard. 
c) Preliminary sea trials were to be in Chinese waters with the final sea trial in Hong Kong water
supervised by the Marine Department. 
买方支付了头四批分期付款,之后该船于 2009年 9月 19日下水。买方宣称该船存在缺陷,导致建造无法如期完成,使得该船处于未交付的状态。买方随后拒绝支付第五和/或第六期款项,并就该船的交付和错误扣留导致的损失起诉船厂。


争议


本案争议的要点是哪一方当事人拥有该船的所有权,这也反过来取决于合同是规定了所有权在该船建造完成后还是在建造的任一阶段转移给买方。


船厂的观点
船厂认为该合同是销售一艘完成的船舶,因此所有权不是在建造的任一阶段转移。他们依赖的是合同的第四条,该条规定支付条款是 CIF香港,并且主张这是双方当事人意图从中国大陆向香港移交一艘完成船舶及在香港移交该建造完成的船舶和相关移交文件的证据。
买方的观点
买方主要的观点是该船的所有权转移“自完成。。由买方接受的工作”给买方。他们依赖 Seath v. Moore (1886) 11 HL350一案,在该案中 Lord Watson在附带意见中做了如下陈述:
“在我看来,我先前所引用的英国判决确定以下原则,即造船合同双方当事人的意图似乎是,在建造船舶的某个特定阶段,直到其建造完成,应当按照销售合同进行建造,船舶的所有权在建造完成时转移给买方……这种意图或者协议,应当从合同的某个条款中推断出来,该条款的效果是合同价款的任一分期付款应当在某一特定阶段支付,连同分期付款已经实际按时支付的事实,并且直到船舶达到建造工作的实施由买方定期检查的阶段”买方依赖于此并提出一个观点,即如果船舶建造合同规定了( 1)分期支付合同款项(2)在买方监督下建造,则所有权应当在分期付款支付的每个阶段转移给买方。
区分 Seath v. Moore一案 ang VP裁决到 Seath v. Moore并未支持买方的观点,并且由于以下原因与本案进行了区分:
1)这个案例,从法律上讲,不能作为如下观点的权威,即如果一个船舶是( 1)依照分期付款支付( 2)在买方监督下建造,那么这就是一个随着船舶建造而销售的合同,及 
2)Seath v. Moore的裁决出现在 1893年货物销售法案之前,所有在该法案之后的案例,如 Sir James Liang & Sons, Limited v. Barclay, Curle & Co., Ltd [1908] AC 35必须加以考虑。 

Tang VP之后继续讨论 Sir James Liang一案。该案中的合同有如下条款:
“Delivery to be considered completed after the satisfactory official trial… The vessels will not be considered as delivered to… the purchasers until the said ships have passed the official trial trip…and all conditions of the contract have been fulfilled. …”
就此而言,1893年货物销售法案第 18章规定了除非出现不同的意图,当存在一个有关未确定或者期货,以及货物处于交付状态的合同时,如果该货物按照合同,由卖方经买方同意或者买方经卖方同意后无附带条件的建造完毕,该货物的所有权转移给买方。依照第 18章,苏格兰昀高民事法院第一审判庭和上议院在 Sir James Liang一案中判决到:
1)如果当事人约定转移一个无需经交付就出售的货物的所有权,他们必须明确作出表示。尤其,如果是造船方和买方约定所有权在船舶建造的特定阶段就完成转移,则必须在合同中明确的规定。

2)分期支付船舶价款的事实和买方有权进行检查并不是双方当事人意图在船舶建造完成前转移所有权的决定性证据。

Tang VP留意到 Sir James Liang适用于本案,因为香港货物销售条例是参照英国 1893年货物销售法案第 18章制定的。


判决:
在审视了如上原则后,Tang VP留意到争议的问题依旧是合同是否是关于销售一艘建造完成的船舶,还是“在船舶建造的不同阶段不时进行的销售“。他之后转而审视合同的相关条款的相关规定,尤其是:
a) the Vessel was to be delivered when sea trials were completed and when “all permits, manuals, trial reports, warrant documentation and other relevant documents as specified shall be handover” (Clause 8 and 9 of the technical specifications annexed to the Agreement); and 
b)“Upon completion of construction of the Vessel, trials and handover shall take plac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requirements. Preliminary anchoring and navigation trials for the Vessel shall be conducted in mainland China, and final navigation trials shall be conducted in Hong Kong…”
Tang VP认为该合同中使用的语言和 Sir James Lian一案中的条款相类似,因此认定该合同时关于建造完成船舶的销售,并在大陆进行昀初试航和香港进行昀终试航后完成交付。另外,合同中没有关于在船舶建造过程中支付分期付款就发生所有权转移的条款。
如果当事人意图在建造船舶过程中就转移所有权,他们会对此作出明确规定。因此,Tang VP判决船舶所有权没有转移给买方并撤销了上诉。


评论:
本判决的重要意义在于其确认了普通法的原则即货物的所有权在当事人意图转移的时候发生转移。当事人关于所有权何时转移的意图要在合同签订时加以确定。确定的方法包括认定合同相关材料传达给一个理性人的含义,该理性人应当拥有在合同签订时可以合理获得的所有背景知识。8如果没有合同中明确的条款,所有权在转移给买方前通常属于卖方,而且买方有责任证明所有权在相应情形下实际转移给了买方。
船舶(1)分期支付价款,及(2)在买方监督下建造的实施也许会表明所有权分阶段转移,但这并不会作为决定性证据。这种意图,在 Sir James Laing一案判决前由上议院在 Seath & Co. v Moore10一案中得以肯定。在审查了一系列 19世纪中期的英 国判例后,包括 Woods v Russell11, Clark v Spence12, Laidler v Burlinson13, Tripp v Armitage14, Goss v Quinton15, Reid and Stewart v Fairbanks16, Wood v Bell17,这些案例均有关新造船的买方意图起诉船厂的清算人或者后续买方以索偿所有权, Lord Watson在 Seath一案中总结了该原则,即造成合同的当事人意图船舶在建造的某一特定阶段应当按照合同建造,那么新造船的所有权应当在船舶达到建造的相应阶段转移给买方。Lord Watson进一步判决到这些先例显示转移船舶所有权的意图“应当(如果缺少证据指向不同的结论)从合同的相应条款中推断出来,该条款的效果是合同价款的任一分期付款应当在某一特定阶段支付,连同分期付款已经实际按时支付的事实,并且直到船舶达到建造工作的实施由买方或其代表定期检查的阶段”。然而,尽管分期支付价款和检查的权利可能会产生“很强的表明证据推定” ,当事人意图分阶段将所有权转移给买方,Lord Loreburn L.C在 Sir JameLaing一案中认为这只能作为某种可能性以表明当事人曾经的意图,而它们本身并不能作为决定性证据,因为问题的关键已经是合同到底表达了什么意思。上议院仅仅将 Seath & Co v Moore作为一个基于其合同特定用语,即船舶成为某人的财产,的一个判决21。相应的,如果不存在知道船舶建造完成交付或者所有权相分离的意图(即,如果合同不存在所有权在船舶完成前转移的意图),船舶的所有权就不会转移给买方。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造船合同的当事人希望所有权在建造的不同阶段发生转移,这种意图应当清楚且明确的规定在合同中,否则法庭不会支持买方关于船舶的所有权随着建造进行发生转移的观点。


                                                              航运在线编辑             资料摘自礼德齐伯礼律师行
                                                           如有疑问可联系本站或该律师行李连君律师,包括索取英文文档


 

交流中心
暂无信息!
[共1/0页] [5条/页] [总条数:0]  第  
我要发表评论
  • * 提示:本栏目话题提交后,需要通过审核才能显示
  • 匿      称:*
  •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