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验交流 > 论责任保险的保险赔偿请求权时效

论责任保险的保险赔偿请求权时效

  • 发布时间:2021-5-21 15:11:00
  • 阅读次数:907
  • 编辑:王丨
 
论责任保险的保险赔偿请求权时效
王丨律师
海事海商与仲裁法律事务部
北京市盈科(大连)律师事务所

摘要:我国法律没有对责任保险的保险赔偿请求权时效作出专门规定,导致司法实践不统一,本文对常见观点进行分析评判,介绍了英国法实践,并评论了保险期间对时效的影响,最后建议将最高人民法院的从被保险人对第三者的赔偿责任确定之日起算两年时效的答复意见作为正式司法解释或修订保险法和海商法时予以遵循。

一.我国法律相关规定
《保险法》第26条对财产保险的保险赔偿请求权时效作出一般规定,即被保险人向保险人请求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自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计算。但没有针对责任保险的保险赔偿请求权时效作出特别规定。《海商法》作为特别法也是如此,在第264条规定根据海上保险合同向保险人要求保险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二年,自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计算。从这些规定可以看出,确定责任保险的保险事故发生之日是确定责任保险赔偿请求权时效何时起算的关键。但我国法律没有对责任保险的保险事故的作出定义,导致实践中对责任保险的时效问题争论不休,增加当事人诉累,不利于纠纷解决。
最高人民法院在2012年3月公布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征求意见稿)第18条曾对责任保险时效的起算拟规定:“责任保险合同被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的诉讼时效期间自被保险人的民事责任确定之日起算。”但最后不知何故删除了该条规定,使这一重要的法律问题至今没有权威的法律依据。下文将对实践中经常出现的四种理论观点进行分析评论。
二.实践中四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从事故发生之日起算时效
这种观点是保险人经常主张的时效抗辩,认为既然法律没有对责任保险事故及其时效单独作出规定,那么与一般财产保险事故一样,都从事故发生之日起算。虽然这种观点看似符合法律条文用语的表面含义,但是不符合责任保险的实质,常常导致荒谬的结果,对被保险人明显不公平,司法实践普遍不接受。
被保险人向责任保险人提出保险赔偿请求的前提是被保险人对第三者的赔偿责任确定,而第三者向被保险人主张赔偿责任的纠纷经常不能在事故发生之日起两年内解决;有时第三者甚至在事故发生两年后才向被保险人提出索赔,因为第三者只需考虑其对被保险人的时效,该时效可能长于事故发生之日起两年。例如,根据《环境保护法》第66条的规定,提起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的时效期间为三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受到损害时起计算。再如,根据《海商法》第265条的规定,有关船舶发生油污损害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三年,自损害发生之日起计算;但是,在任何情况下时效期间不得超过从造成损害的事故发生之日起六年。因此,从事故发生之日就起算被保险人对责任保险人的时效显然剥夺了法律赋予被保险人的两年时效,明显不公平、不合理,司法实践中鲜有支持这种观点的判决。
第二种观点:从第三者向被保险人主张赔偿责任之日起算时效
该观点认为只有当第三者向被保险人主张赔偿责任之时,被保险人才知道或应当知道可能对第三者有赔偿责任,可以向责任保险人提出保险责任主张。
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1999年12月13日致中国平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索赔期限有关问题的批复》保监复[1999]256号文持此种观点,认为“根据《保险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人寿保险以外的其他保险的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保险人请求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权利,自其知道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二年内不行使而灭失。对于责任保险而言,其保险事故就是第三人请求被保险人承担法律责任。保险事故发生之日,应指第三人请求被保险人承担法律责任之日。”但是,根据《立法法》第45条和第104条的规定,法律解释权属于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因此,上述保监会批复不是有权机关的法律解释,没有约束力,只能作为审判参考。
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指导2013 年第2 期公布的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川民提字第311号原告成都成宇运业有限公司诉被告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保险合同纠纷案的判决书,同意上述保监会批复,认为第三者向被保险人主张法律责任之日为责任保险事故发生之日,应从该日起算两年时效。
这观点比第一种观点有明显进步,但是对被保险人的保护仍然不够充分,因为第三者向被保险人主张赔偿责任,并不等于被保险人被最终依法确定对第三者承担责任,在责任未确定之前,只凭存在责任的可能性,不能向责任保险人提出明确具体的保险赔偿请求,从该日起算时效对被保险人也不合理。
第三种观点:从被保险人向第三者实际履行赔偿责任之日起算时效
这种观点的理由是,根据《保险法》第65条第(3)款规定,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未向该第三者赔偿的,保险人不得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所以只能在被保险人向第三者实际赔付后才能向责任保险人请求赔偿。
在2013年12月2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29次会议讨论通过的北京法院参阅案例第9号: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1)西民初字第17254号田乃军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北京市宣武支公司责任保险合同纠纷案的判决书,就是持这种观点。
但这种观点对被保险人的保护过于充分,因为被保险人可能会经过许多年才实际向第三者履行完赔偿责任,使被保险人怠于履行生效判决反而获得时效保护,不符合时效制度督促权利人及时请求法院解决纠纷的目的。例如,在青岛海事法院审理的(2013)青海法海商初字第223号原告交通运输部烟台打捞局诉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烟台市分公司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中,确定被保险人依法应对第三者承担赔偿责任的再审判决至少于2003年5月28日生效,而被保险人在2012年2月16日才对实际履行完对第三者的赔偿责任,花了近10年时间履行生效判决,从履行完之日起算时效明显不合理,该案判决书未支持这种观点,认为应当从确定被保险人对第三者承担赔偿责任的判决生效之日起算时效。下文将详细介绍。
第四种观点:从被保险人对第三者的赔偿责任确定之日起算时效
这种观点的理由是,根据《保险法》第65条的规定,只有在被保险人对第三者的赔偿责任确定时,被保险人才具有赔偿请求权,责任保险的保险事故应当理解为被保险人向第三者承担赔偿责任确定之事件,被保险人是否实际向第三者履行赔偿责任,不影响被保险人提出保险赔偿请求。
在上述提到的(2013)青海法海商初字第223号原告交通运输部烟台打捞局诉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烟台市分公司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中,原告称为其所属的“北海102”在被告处投保了沿海船东保障和赔偿责任险,1994年1月4日“北海102”轮在海上拖带烟台市购销工业总公司购买的废钢船“波兰”轮时发生被拖船断缆丢失事故,1995年7月1日第三者烟台市购销工业总公司在青岛海事法院对被保险人提起诉讼,要求赔偿被拖船损失,1998年3月4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生效判决确定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承担赔偿责任,后经再审,再审维持原判的判决至少于2003年5月28日,经过法院强制执行,被保险人于2012年2月16日向第三者实际履行完赔偿责任,后被保险人于2013年1月29日在青岛海事法院对责任保险人提起保险赔偿诉讼。
鉴于现行法律对责任保险下的保险赔偿请求权时效规定不明确,青岛海事法院逐级向最高人民法院请示,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9月16日作出(2016)最高法民他69号答复,认为“依照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只有在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时,被保险人才具有赔偿请求权,故责任保险的保险事故应当理解为被保险人向第三者承担赔偿责任确定之事件。本案中被保险人烟台打捞局向责任保险人人保烟台公司请求保险赔偿金的诉讼时效,应当从烟台打捞局向供销公司的赔偿责任确定之日,即你院(1997)鲁经终字第737号判决生效之日起算。依据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被保险人是否向第三者实际支付赔偿金,仅影响保险金赔偿接受人的确定,并不影响被保险人向保险人提出保险赔偿金的请求。你院关于应当从涉案纠纷执行完毕之日起算诉讼时效的少数意见,缺乏依据。”
该答复与上述提到的最高人民法院2012年3月公布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征求意见稿)第18条规定是一致的。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鲁民四终字第107号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市分公司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烟台海事局保险代位求偿权纠纷案判决书也持这种观点。
该观点平衡了被保险人和责任保险人的利益,也符合责任保险制度和诉讼时效制度的目的和宗旨。作者认为此种观点在今后的司法实际中应予遵循。
三.英国法相关实践
英国法下保险合同属于赔偿合同(Contract of Indemnity),对于赔偿合同,一般原则是当事人可以自由约定赔偿人向受偿人支付赔偿的责任何时产生,相应地时效从赔偿责任产生时起算。
在Chandris v. Argo Insurance Company Ltd. and Others([1963] 2 Lloyd’s Rep.65)一案,Megaw J.法官除了确认上述一般原则外,特别对旧的协会定期船舶保险条款下的船舶碰撞责任条款进行了解释,认为根据该条款的明确规定,作为被保险人的船舶所有人向第三者支付赔偿,是责任保险人产生保险赔偿责任的前提条件,因而时效只能从被保险人向第三者支付赔偿之日起算,而非更早的时间,如事故发生之日。
在“Padre Island”([1987] 2 Lloyd’s Rep.529)一案,Saville J.法官在审理有关船东互保协会会员作为被保险人对船东互保协会(责任保险人)何时具有赔偿请求权时,认为在合同没有不同规定的情况下,从被保险人对第三者的赔偿责任确定之时起算时效是符合常理的,在此之前难以确定责任保险人究竟没有按保险合同履行具体什么赔偿义务。该案中,船东互保协会规则明确规定“…保障和赔偿会员作为入会船舶船东应负的赔偿责任。”因此,直到责任的存在和金额具体确定,船东互保协会才有义务向会员支付赔偿。
上述两个判例并不矛盾,“Padre Island”案之所以判从被保险人向第三者的赔偿责任确定之日,而非支付赔偿之日起算时效,是因为该案中保险条款的明确规定。如果船东互保协会规则明确规定了“会员先付”(一般如此),即协会赔偿责任的产生不仅需要会员对第三者的赔偿责任确定,而且需要会员已实际支付赔偿,那么,会员对协会的赔偿请求权时效,就仍从实际赔偿之日起算。
总之,英国法遵循时效从诉因产生时起算的原则,而责任保险合同赔偿请求权的诉因何时起算,取决于合同约定的赔偿义务何时产生,在没有不同规定的情况下,从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之时起算时效符合常理。我国最高人民法院的(2016)最高法民他69号答复,符合“Padre Island”案中Saville J.法官所说的常理,但该答复明确不同意从被保险人向第三者实际赔偿之日起算时效。
四.保险期间对责任保险时效的影响
我国《保险法》第18条明确提到保险合同应当规定保险期间,我国《海商法》第217条明确提到保险期间是保险合同的主要条款,但这两个法律没有对保险期间作出定义。保险期间界定责任保险人保险责任的时间范围,但由于法律没有明确定义,当事人可以通过合同对保险期间作出自由规定。
实践中,保险期间有两种,一种是指过失或疏忽行为发生的期间,这种保单称为“发生保单”;另一种是指受害人向被保险人提出索赔的期间,这种保单称为“索赔保单”。保险期间是判断一项索赔是否属于承保范围的必要条件,不满足这个条件,则不属于保险人责任范围,不构成有效保险索赔,更不用谈时效问题。下文就这两种保单对时效的影响进行讨论。
发生保单所承保的责任风险是由保险期间内所发生的承保危险所引起的,而不考虑保险索赔提出的时间。即使在保险期间届满后受害人(第三人)才发现损害并向被保险人提出索赔,只要造成损害的过失或疏忽是在保险期间内发生,该索赔就属于承保范围,而保险诉讼时效仍应从被保险人对受害人赔偿责任确定之日起算。因此,发生保单下,在责任保险合同终止许多年后责任保险人可能还会面临赔偿风险,不能认为保险期间届满两年后所有保险诉讼时效都已届满。
实务中,船舶保赔保险责任保险人(包括船东互保协会和PICC这样的商业责任保险公司)签发的保赔保险责任保险单都是此种“发生保单”,故任何一个保险年度的关账都需要3年或以上;对船东互保协会而言,如果会员(被保险人)在关账前退会,会员需要向协会支付退会会费(Release Call),因为该年度的保险责任尚未结算完毕,而且相互保险的会员都有分摊该年度保险责任的义务;对PICC主要的商业保险公司而言,因为保险人只能向该年度的所有被保险人收取固定的保险费,由于可能存在“长尾巴”(Long Tailor)责任,保险公司的经营风险会更大。
而索赔保单仅对受害人(第三人)于保险责任期间内向被保险人提出的索赔负责,保险期间是由保险合同规定的现行责任期间和向前追溯到一定日期的前溯期间共同决定的,前溯日期也在保单中予以明确规定。追溯日期通常是被保险人前手索赔保单的截止日期。只有在这一前溯日期之后发生的过失或疏忽所导致的索赔,并且该索赔在现行责任期间届满前已向被保险人提出,保险人才负责赔偿。这种保单,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保险人在保险终止多年后又面临赔偿责任的风险,也避免了与前手发生保单的重叠,实践中起到很好的衔接作用,避免了不必要的重复保险。只要受害人提出的索赔是在保险期间内,即使被保险人的责任确定之日在保险期间届满后,责任保险人仍须负责,责任保险的诉讼时效还是从被保险人责任确定之日起算。因此,索赔保单情况下,也不能简单认为保险期间届满两年后所有保险诉讼时效都已届满,仍存在长尾巴责任问题。
五.结论
虽然我国保险法对责任保险下被保险人向责任保险人的赔偿请求权时效规定不明确,但最高人民法院已在个案中通过答复的形式明确了从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之日起算时效,符合责任保险制度和诉讼时效制度的目的和宗旨,也较好地平衡保护了被保险人和责任保险人的利益,不管是发生保单,还是索赔保单。作者认为上述最高人民法院的批复意见应在将来作为正式的司法解释,或在修订《保险法》和《海商法》时予以遵循。

免责声明:
本文所涉的内容、信息和观点等,仅代表作者本人学术观点,谨供交流讨论,不作为辽宁鹏润律师事务所(本所)和作者的律师法律意见。作者声明本文系原创作品,本所已尽合理谨慎审查本文的准确性和正确性,任何第三方因参照本文所作为或不作为而引发的法律后果,本所和作者概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果您需要咨询意见或其它法律服务,烦请联系具有资质的专业人士。谢谢!

联系我们:
北京市盈科(大连)律师事务所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五五路1号港湾中心28层
邮编:116001
电话: +86 411 8272 0868 
传真: +86 411 8272 0898
网站:www.yklsdl.com 

作者信息:王丨律师
手机(微信):+86 138 9869 1769
邮箱:wanggun@wpnlawyer.com;  wanggun@yingkelawyer.com
交流中心
暂无信息!
[共1/0页] [5条/页] [总条数:0]  第  
我要发表评论
  • * 提示:本栏目话题提交后,需要通过审核才能显示
  • 匿      称:*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